• <em id="gdfcn"></em>
    <th id="gdfcn"><track id="gdfcn"></track></th>
    <button id="gdfcn"><acronym id="gdfcn"></acronym></button>
    <dd id="gdfcn"></dd>
    <button id="gdfcn"></button>

  • 手機版

      1970年,周恩來總理讓湖南省委的領導把袁隆平的關注帶到湖南省第二次農業科學技術大會。會上,湖南省委領導破例邀請袁隆平介紹了雜交水稻的研究情況,還向袁隆平透露道,周恩來總理希望雜交水稻能夠繼續研究下去。

      這給袁隆平留下了一生難忘的記憶。

      在《袁隆平口述自傳》里,他這樣說道:“這真是雪中送炭,使得孤獨前行的我們,在一片陰霾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

      1970年秋,袁隆平帶著兩位助手李必湖和尹華奇奔赴海南島最南端的育種基地——南紅農場,尋找合適的不育野生稻。

      駐扎南紅農場后,袁隆平立即開始了雄性不育秧苗的試驗。然而,秧苗移栽不久就遇上臺風,海水倒灌,三人通力搶救才將材料保存下來。

      袁隆平意識到,光靠尋找和培育材料還不夠,隨后他帶著多年的試驗數據進京,向中國農科院的專家求救。助手李必湖繼續帶領大家在海南尋找不育的野生稻。

      1970年11月23日,李必湖與農場技術員馮克珊照例來到南紅農場。在一片雜草中,他們拿著放大鏡一株一株仔細查看,突然,一株長勢異常的野生稻映入眼簾。

      李必湖 袁隆平的學生:

      二十分鐘以后,我就看見發現,在我觀察的三米處,有三個稻穗的雄花是異常的,第一是細瘦,第二是乳白色。普通野生稻的雄花是肥大、鮮黃色的,一下就發現了。

      李必湖迫不及待地給袁隆平發電報報喜。袁隆平連夜趕回海南,第一時間來到實驗室,采集了稻穗上尚未開放的小花朵,在顯微鏡下觀察到大量不規則形狀的碘敗花粉粒。袁隆平確定這就是他尋找多年的稻種,他抑制不住興奮和激動,當即將這株野生稻命名為“野敗”,即花粉敗育型野生稻。

      1971年,袁隆平和助手們以“野敗”為母本,培育出五粒金燦燦的雜交種子,后來又用這五顆種子培育出了兩百多粒雜交稻種,最終確定了“野敗”的百分之百雄性不育性狀。

      1972年,袁隆平帶領團隊加緊步伐,雜交稻種長勢十分喜人,然而就在他們準備迎接大豐收的時候,試驗田里的雜交稻根本沒有增產現象,稻草倒是比平時多了七成。

      此時外界指責聲不斷,但袁隆平很快找出問題,明確了改進方向,并在1974年培育出了著名的“南優二號”。之后兩年,“南優二號”在全國大面積推廣應用,增產幅度全部在20%以上。

      與此同時,散落到各地的200多粒“野敗”的第二代種子也開花結果。

      廣西協作組的張先程利用一公斤野敗的種子,率先測配篩選出三系中的恢復系。

      江西協作組的顏龍安以“野敗”為母本,育成的“珍汕97a”雄性不育系成為中國應用時間最長,選配組合最多,適應性最廣的不育系。

      福建協作組的謝華安根據袁隆平“三系配套”的技術路線,育成了雜交組合“汕優63”,創造了推廣速度最快,種植面積最大等世界稻作史上的幾個第一。

      這次全國協作僅用了三年的時間,就成功實現了雜交水稻的“三系配套”。

      在“三系配套”成功后,袁隆平從海南返回湖南,他剛下火車,一個噩耗傳來,他的父親袁興烈已經在重慶病逝了。

      雜交水稻增產的夢想雖然已經實現了,但因多年在外工作,他未能好好陪伴父親。未能見到父親的最后一面成為了袁隆平終生的遺憾。

      1979年4月,袁隆平受邀到菲律賓參加國際水稻科研會議,在會上介紹了中國雜交水稻技術。

      初露頭角的袁隆平吸引了菲律賓國際水稻研究所的目光。

      黃淵基 袁隆平的學生:

      那個時候國際水稻研究所在菲律賓,菲律賓的研究所領導是中國人,要留袁老師。他說,老袁,你到這里來算了,每個月給你5000美金。袁老師這么講,我是中國人,我要回國,到國內發展,我不能到你這來。

      高額酬金并沒有動搖袁隆平的赤子之心,他深知個人的命運必將與國家緊密聯系在一起。

      1981年6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個科學技術特等發明獎授獎大會上,雜交水稻科研組二十多人以及袁隆平被授予特等發明獎。

      也在這一年,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把雜交水稻的育成和推廣,與兩彈一星的成功研制并列為中國科學技術取得的重大突破。

      袁隆平感覺到,屬于他、屬于全國奮斗在秈型雜交水稻科研一線的工作人員的春天到來了。

    从后面操出白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