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gdfcn"></em>
    <th id="gdfcn"><track id="gdfcn"></track></th>
    <button id="gdfcn"><acronym id="gdfcn"></acronym></button>
    <dd id="gdfcn"></dd>
    <button id="gdfcn"></button>

  • 手機版
    1 1 1

    黨史百問 | 為什么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共產黨員網 打印 糾錯
    微信掃一掃 ×
    收聽本文 00:00/00:00

      25、為什么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湘江戰役后,中國共產黨內對中央紅軍的前進方向,一直進行著激烈的爭論。國民黨蔣介石也已察覺紅軍的前進方向是要到湖南西北部同紅二、紅六軍團會合,立刻調集重兵,布置好口袋形陣勢,等候中央紅軍鉆入,準備一網打盡。在這個緊要關頭,毛澤東根據實際情況,建議中央紅軍放棄同紅二、紅六軍團會合,改向敵軍力量薄弱的貴州挺進。他的主張得到許多人的贊同。部隊占領湖南西南邊境的通道后,轉入貴州。1934年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開會議,正式通過決議,改向黔北挺進。1935年1月7日,攻克黔北重鎮遵義。一個決定黨和紅軍命運的轉折點正在到來。

      △《遵義會議》(油畫)

      隨著長征中紅軍作戰的不斷失利,內部的不滿情緒日益增長,湘江戰役之后達到頂點。在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中,醞釀著要求糾正錯誤、改換領導的意見。許多人深感焦慮,認為不解決這個關鍵問題,黨和紅軍就難以擺脫極為被動的困境。毛澤東在行軍途中對王稼祥、張聞天及一些紅軍干部反復進行深入細致的工作,向他們分析第五次反“圍剿”和長征開始以來中央在軍事指導上的錯誤。他的正確意見得到了王稼祥、張聞天等的支持,周恩來、朱德等也支持毛澤東。在這種情況下,召開一次政治局會議,總結經驗教訓,糾正領導上的錯誤的條件已經成熟。

      △遵義會議會址

      1935年1月15—17日,中共中央在遵義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次會議集中全力解決當時具有決定意義的軍事上和組織上的問題。張聞天、毛澤東、王稼祥尖銳地批評了博古、李德在第五次反“圍剿”中實行單純防御、在戰略轉移中實行退卻逃跑的錯誤。經過激烈爭辯,會上多數人同意張聞天、毛澤東等人的意見,認為博古在會上所作關于第五次反“圍剿”總結的報告是不正確的。會議將毛澤東增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并委托張聞天起草《中央關于反對敵人五次“圍剿”的總結的決議》。

      會后不久,在向云南扎西地區進軍途中,中央政治局常委決定由張聞天代替博古負總的責任,毛澤東為周恩來在軍事指揮上的幫助者,后成立由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組成的三人小組,負責全軍的軍事行動。

      遵義會議以后,中央紅軍一改以前的行軍方式,好像忽然獲得新的生命。在毛澤東等指揮下,根據實際情況的變化,靈活地變換作戰方向,忽東忽西,迂回曲折地穿插于敵方重兵之間,使敵軍感到撲朔迷離,疲于奔命,紅軍則處處主動。從1935年1月末到3月下旬,紅軍4次渡過赤水河。3月下旬,紅軍南渡烏江,佯攻貴陽。蔣介石正在貴陽督戰,慌忙將滇軍調來增援。滇軍一被調出,紅軍立刻大踏步地奔襲云南,兵鋒直逼昆明。這時,昆明防守力量空虛,云南當局急忙調集兵力固守昆明,削弱了金沙江的防務。紅軍又突然掉頭向北,于5月上旬渡過金沙江,擺脫了幾十萬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取得了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這一勝利,是在改換了中央軍事領導之后取得的,充分顯示了毛澤東高超的軍事指揮藝術。

      這次會議在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和長征初期嚴重受挫的歷史關頭召開,事實上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開始確立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在黨中央的領導地位,開始形成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開啟了黨獨立自主解決中國革命實際問題新階段,在最危急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并且在這以后使黨能夠戰勝張國燾的分裂主義,勝利完成長征,打開中國革命新局面。這在黨的歷史上是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發布時間:2022年04月13日 19:48 來源:共產黨員網 編輯:徐瑤 打印
    从后面操出白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