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gdfcn"></em>
    <th id="gdfcn"><track id="gdfcn"></track></th>
    <button id="gdfcn"><acronym id="gdfcn"></acronym></button>
    <dd id="gdfcn"></dd>
    <button id="gdfcn"></button>

  • 手機版
    1 1 1

    總書記為何如此重視人才?這些話“典”明答案

    微信掃一掃 ×
    收聽本文 00:00/00:00

      人才興則民族興,人才強則國家強。

      我們黨歷來高度重視選賢任能,始終把選人用人作為關系黨和人民事業的關鍵性、根本性問題來抓。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立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面深入推進人才強國戰略,高瞻遠矚謀劃人才事業布局,就人才工作的重要性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

      在這些重要論述中,總書記常常引經據典。這些典故生動貼切,寓意深邃,一起來學習!

      “尚賢者,政之本也。”

      【原文】

      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實現黨的十八大確定的各項目標任務,關鍵在黨,關鍵在人。關鍵在黨,就要確保黨在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歷史進程中始終成為堅強領導核心。關鍵在人,就要建設一支宏大的高素質干部隊伍。

      我們黨歷來高度重視選賢任能,始終把選人用人作為關系黨和人民事業的關鍵性、根本性問題來抓。治國之要,首在用人。也就是古人說的:“尚賢者,政之本也。”“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

      ——2013年6月28日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典出】

      “尚賢者,政之本也”,出自《墨子·尚賢上》:“故古者圣王之為政,列德而尚賢。雖在農與工肆之人,有能則舉之。”“尚欲祖述堯舜禹湯之道,將不可以不尚賢。夫尚賢者,政之本也。”墨子取法古代圣王故事,主張用人不論出身、不論門第;認為尚賢任能,選好人、用好人,是治理好國家的根本。

      “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出自北宋司馬光的《資治通鑒·魏紀五》:“為治之要,莫先于用人,而知人之道,圣賢所難也。”意思是治理國家的關鍵,首推用人;但是識別人才的方法,連圣賢都覺得困難。

      “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原文】

      “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人是科技創新最關鍵的因素。創新的事業呼喚創新的人才。尊重人才,是中華民族的悠久傳統。“思皇多士,生此王國。王國克生,維周之楨;濟濟多士,文王以寧。”這是《詩經·大雅·文王》中的話,說的是周文王尊賢禮士,賢才濟濟,所以國勢強盛。千秋基業,人才為先。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人才越多越好,本事越大越好。

      ——2014年6月9日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七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

      【典出】

      出自東漢班固的《漢書》卷六《武帝紀第六》:“初置刺史部十三州,名臣文武欲盡。詔曰:‘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故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或有負俗之累而立功名。夫泛駕之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材異等可為將相及使絕國者。’”大意是說要想成就異乎尋常的豐功偉業,必須依靠非同尋常的人。

      “功以才成,業由才廣。”

      【原文】

      “功以才成,業由才廣。”黨和人民事業要不斷發展,就要把各方面人才更好使用起來,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我們要以識才的慧眼、愛才的誠意、用才的膽識、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廣開進賢之路,把黨內和黨外、國內和國外等各方面優秀人才吸引過來、凝聚起來,努力形成人人渴望成才、人人努力成才、人人皆可成才、人人盡展其才的良好局面。

      ——2016年7月1日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典出】

      出自東晉習鑿齒的《襄陽記》,裴松之注《三國志》時曾引用過。意思是功業因有人才方能建立,事業因有人才方能發展。

      “人材者,求之則愈出,置之則愈匱。”

      【原文】

      青年是祖國的前途、民族的希望、創新的未來。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科技就有前途,創新就有希望。“人材者,求之則愈出,置之則愈匱。”希望廣大院士關心和愛護青年人才,把發現、培養青年人才作為一項重要責任,為青年人才施展才干提供更多機會和更大舞臺。各級黨委和政府要以識才的慧眼、愛才的誠意、用才的膽識、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放手使用優秀青年人才,為青年人才成才鋪路搭橋,讓他們成為有思想、有情懷、有責任、有擔當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2018年5月28日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

      【典出】

      出自清代魏源的《默觚·治篇》。身處嘉道之際的大變革時代,魏源痛感清王朝國勢日危,而有志之士不能展其抱負,故提出“古之得人家國者,先得其賢才”,把人才視為關乎國家興衰成敗的關鍵,并揭示出人才使用中的一種現象:“人材者,求之則愈出,置之則愈匱”,意思是對于人才,越求賢若渴就會越來越多,越棄之不用就會越來越少。

      “勝敗興亡之分,不得不歸咎于人事也。”

      【原文】

      人才難得,輕視不得,耽誤不得。我國古代既有文王渭水訪賢、周公吐哺禮賢、劉備三顧茅廬求賢、蕭何月下追韓信的美談,也有馮唐易老、李廣難封的悲嘆。馮夢龍在《新列國志》中說:“歷覽往跡,總之得賢者勝,失賢者??;自強者興,自怠者亡。勝敗興亡之分,不得不歸咎于人事也。”我們要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需要出發,以更高的站位、更寬的視野發現人才、使用人才、配置人才。

      ——2018年11月26日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

      【典出】

      出自明代馮夢龍的《新列國志》,意思是縱觀歷朝興衰更替,總是得到賢才的就會勝利,失掉賢才的就會敗亡;自力更生、奮發圖強的就會興盛,而自身松懈怠惰的就會滅亡。勝敗興衰無不與人的作用、與人才選拔任用機制的好壞有著密切聯系。

      “為政之要,惟在得人”、“育材造士,為國之本”

      【原文】

      我國歷朝歷代都重視官吏選拔和管理,中國歷史上凡是有作為的政治家都懂得,“為政之要,惟在得人”、“育材造士,為國之本”的道理,在吏治方面留下了很多思想和做法,其中不乏真知灼見。比如,《墨子》中說“國有賢良之士眾,則國家之治厚;賢良之士寡,則國家之治薄”,韓非子說“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孟子說“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諸葛亮說“為人擇官者亂,為官擇人者治”,司馬光提出“凡用人之道,采之欲博,辨之欲精,使之欲適,任之欲專”,龔自珍寫道“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等等。

      ——2018年11月26日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

      【典出】

      “為政之要,惟在得人”, 出自唐朝典籍《貞觀政要》:“為政之要,惟在得人。用非其才,必難致治。今所任用,必須以德行、學識為本。”意思是治理國家的關鍵,在用好人才;用人不當,國家則難以達到好的治理,因此“德行學識”的優劣可以說是選人的根本。

      “育材造士,為國之本”,出自唐代文學家權德輿的《策問·進士》。意思是培育和造就人才,是治理國家的根本大計。

      “國有賢良之士眾,則國家之治厚;賢良之士寡,則國家之治薄”,出自《墨子·尚賢上》,意思是如果賢良人才多,國家治理就會堅實鞏固;如果賢良人才少,國家治理就會薄弱。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出自《韓非子·顯學》,闡述了凡成大事者必須從基層做起的道理。“州部”指古代基層行政單位;“卒伍”為古代軍隊編制,五人為伍,百人為卒。韓非子強調國家的文臣武將,特別是高級官員和將領的選拔,一定要有基層實際工作經驗,避免任用只會紙上談兵的人。

      “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出自《孟子·告子下》,意思是上天要把重大使命交到一個人身上,一定要先磨練他的意志,勞累他的筋骨,使他忍饑挨餓,使他身處貧困。這強調的是沒有經過實踐歷練的人,不足以成才。

      “為人擇官者亂,為官擇人者治”,出自諸葛亮所著《便宜十六策》,意思是專為某個人而設官職,就會引起混亂;根據職位而選擇合適人才,才能實現善治。

      “凡用人之道,采之欲博,辨之欲精,使之欲適,任之欲專”,出自北宋司馬光的《稽古錄·卷十六》。司馬光在人才選拔和管理方面提出了4條標準:要用人之長處,不求全責備;要仔細分辨,聽其言、觀其行;要量才適用,讓人各得其所、發揮特長;對看準了的人才要大膽使用。

      “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出自清代龔自珍的《己亥雜詩·其二百二十》:“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材。”當時正值鴉片戰爭前夕,面對危局,詩人主張對內實施改革,對外抵御侵略,并針對人才備受壓制的狀況,發出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吶喊,意思是不拘泥舊規,選拔更多人才。

      延伸閱讀

      習近平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強調 深入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 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29日 14:07 來源:求是網 編輯:宿黨輝 打印
    从后面操出白浆